访舞蹈艺术家刘颖正刘颖正:一个舞者的记忆

编辑:小豹子/2018-08-03 20:48

  原标题:一个舞者的记忆

  ——访舞蹈艺术家刘颖正刘颖正

  记者 孔德胜/文 首席记者 李超/图

  

  

  《白毛女》中刘颖正饰演王大春

  

  《兰花花》

  

  

  《西出阳关》

  

  《大梦敦煌》

  国家二级编导。汉族,籍贯湖南省长沙市,1943年11月出生于上海市。先后在上海、大连读小学和初中,1956年随父亲来到兰州,并就读市第四中学。1960年6月进入兰州市文工团任演员,1961年随团赴新疆石河子,成为新疆石河子农八师文工团舞蹈演员。1963年作为全团首次公派学习的两名演员中的一位赴陕西省歌舞剧院学习。1971年10月调入兰州市歌舞剧院,先后任演员、教员、编导、创作组组长、兰州歌舞剧院艺术指导。任演员时主要出演舞剧《白毛女》中王大春,群舞《练兵场上》的小战士。担任过芭蕾舞剧《草原红花》、大型舞剧《长虹万里》、轻舞剧《搭错车》的主要编导。担任过学演的民族凤凰彩票网(fh643.com)舞剧《小刀会》的执行导演。是大型舞剧《兰花花》、大型舞蹈诗《西出阳关》、大型舞剧《大梦敦煌》的主要创作人员。

  初见刘颖正,从简短的介绍与对话中,就能感觉到他是一位非常和蔼的人,感性且性情内敛,对自己在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不愿多提,采访中他多次说道:“我就是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没什么了不起的。作品是团队的成果,我只是做了自己分内的工作。”从这些谦虚的话语,可以看出刘颖正是一位真正愿意在艺术创作道路上做铺路石的人。

  刘颖正如何来到兰州,还要从他父亲说起,其父上海大同大学化学系毕业,解放后被东北招聘团招聘到大连石油厂任工程师。1956年兰州建炼油厂,因工作需要带着家人到了兰州。

  刘颖正的艺术之路是从1960年开始的,不过从艺之路并非兴趣使然,而是家庭的原因。刘颖正告诉记者:“1960年我正在读高中二年级,当时兰州正筹备成立文工团,老师到学校来挑人,课间操上挑上了我。说实话,当时家里的生活情况比较艰难,父亲是右派,母亲被动员退职,两个哥哥正读大学、妹妹已经上小学,家庭负担很重,为了自立我选择了去兰州文工团工作。1961年受自然灾害影响,市文工团整团去了新疆,第二年我就成为了新疆石河子农八师文工团的一名舞蹈演员。在那里我演过《飞夺泸定桥》的班长,独幕舞剧《狼牙山五壮士》主角之一,舞剧《白毛女》选场中的王大春。1971年八师文工团整编,130人的团只留下了38个人,我虽被留下但没有了搞艺术的环境和氛围,心已经飞了。1971年的10月1日我离开石河子返回兰州,一进一出整整十年。”

  刘颖正回到兰州后,演过的角色只有两个,一个是《白毛女》中的王大春,一个是《练兵场上》的小战士,反映都很好。但这位团里的“带头大哥”已经三十岁了,而其他演员还小,只有十七八岁,感觉到不是“一拨儿”的刘颖正选择退出了舞台,在团里当起了教员。刘颖正说:“我带过男班的课,也带过女班的课,学员就是曾和我一同上过舞台的年轻演员们。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我不是科班出身,教材、方法未必规范,但我重视演员的技术和体力,我要求演员必须具备舞台的概念,要有两小时大运动量训练的体力。我认为演

  员和学生的训练要有区别,学生是老师教什么就学什么,而演员是舞台需要什么就练什么。这批演员里最后出了很多杰出的艺术家,比如兰州歌舞剧院的主演种莉莉,现在是厦门舞蹈家协会的主席。演了很多男主角的陈大忠、陈义宗;演了很多女主角的任燕燕、周琳、卢惠文等都是国家一级演员。”

  后来,由于工作需要,刘颖正开始尝试着做编导,第一次是1974年在独幕芭蕾舞剧《草原红花》中任执行编导,这部戏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全国文艺调演。1975年在大型舞剧《长虹万里》中任执行编导。1977年他带领一个学习小分队在上海学习民族舞剧《小刀会》,在兰州排练、演出时他担任了执行导演;1987年他编导的芭蕾双人舞《随想》获得甘肃省电视舞蹈小品二等奖,同年在轻舞剧《搭错车》中担任编剧和执行导演。虽然《搭错车》的演出效果不错,但16年没招过学员的歌舞剧院已经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刘颖正告诉记者:“那时大家的心里都很纠结,对歌舞团的未来心里没底。《搭错车》的演出给了我们一次机会,我与种莉莉、陈大忠、任燕燕联合写的一份材料被分管市长看到,之后团里招了一批学员,这其中就包括如今的影视明星罗海琼、上海舞蹈学校教授田青、西北民族大学舞蹈学院院长李琦等。”

  1989年,苏孝林出任兰州歌舞团副团长,当时团里的学员已经三年级了,训练并不理想且面临毕业,因此在他见到刘颖正时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他能带领这批学员去解放军艺术学院进行强化训练。虽然女儿面临中考,但刘颖正没有推辞。刘颖正告诉记者:“这真是一件好事,在北京学习时间虽然不到半年,但对学员来说收获不小,练了功、激活了思维、开阔了眼界。这批学员回来后都成了团里的主力。”

  谈到苏孝林,刘颖正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我身体不太好,做过三次大手术。最后一次是在北京做的,当时走得急没买到卧铺,就想上车再补,但是没补上。碰巧苏孝林和我同车,他就将卧铺让给我睡,自己在餐车上呆了一夜。这件事情令我十分感动,终生难忘。”时隔多年,讲起这个事依然让刘颖正潸然泪下。

  刘颖正对于苏孝林的欣赏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更多的是对歌舞剧院的情感,因为是苏孝林带领歌舞剧院扬名海内外。刘颖正告诉记者:“苏院长担任领导职务以后,提出的第一个观点就是:一个团没有好的作品,就没有话语权。因此歌舞剧院开始搞戏。1992年搞的第一部就是大型舞剧《兰花花》,总编导是北京舞蹈学院教授张建民。这部剧演出效果不错,尤其是让歌舞剧院的创作演出队伍练了兵。1994年第四届中国艺术节在兰州举办,苏孝林提出东道主一定要拿出一部好戏,于是请来了大编导张继刚主持创作《西出阳关》。我当时是院方创作组的负责人,除了完成自身的创作任务之外,还做了很多组织协调工作。最终,大型舞蹈诗《西出阳关》在艺术节上获得巨大成功,在全国一演就是百余场。1998年为纪念敦煌藏经洞发现一百周年,苏孝林再次提出要拿出一部戏,当年10月,我带着院里的创作组乘火车赴柳园,苏院长带着陈维亚导演为首的专家组从北京飞敦煌。我们在敦煌会合后用了七天的时间完成了剧本的雏形。记得当时我带着创作组去敦煌,火车晚点、汽车抛锚,陈维亚导演知道后说‘好事多磨’。果然,2000年4月24日《大梦敦煌》在北京首演一炮而红,之后在国内外扬名。”

  说到市歌舞剧院取得的成就,刘颖正满面的自豪,他深爱着这个为之付出了四十多年的团队,虽然他将功劳全部赋予了他人,但很多人都知道,从《兰花花》到《西出阳关》再到《大梦敦煌》,刘颖正都是作为编导或是创作组组长参与其中,他的付出并不比别人少。可他还是那句话:“我就是做了一些分内的事情,没什么了不起的。”

  2004年刘颖正退休,但歌舞剧院返聘了他十年,这期间他参与了一些院里作品的策划、讨论。为兰州歌舞剧院四十周年大庆撰写文稿。还作为编导组的负责人为维护《大梦敦煌》版权参与了所有的法庭辩论。

  如今的刘颖正,依然关心兰州的艺术事业,他撰写了《重建兰州艺术学院,培养艺术创造高端人才》一文,文中谈到了甘肃艺术人才短缺,培养高端、专业艺术学校缺少等问题,并希望能恢复重建兰州艺术学院,为兰州、为甘肃培养高端的专业艺术人才。